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专访卡索拉:每一次缝合伤口就继续恶化,但我还是想踢球

 

“我就像一个拼图玩具一样。”桑蒂-卡索拉说道。他有一部分的左前臂被嫁接到了右脚踝上,大腿还在原位上,腿后侧的一部分则出现在脚后跟里。尽管如此,他的脸上仍然带着笑容。他的脚里有一块金属板,他的跟腱也是用卷起来的脚筋重新制成的。他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些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部位,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一位“多加修补”的球员。他身上的纹身也被分割开来:手臂上留下了“I,n,d”的字母,而“i和a”两个字母则出现在脚踝上。他女儿的名字就这样被切成两半,并被移植到了脚踝上,而脚踝的位置在此之前,是一个大洞,关于他恐怖的伤病过往。
 
也许有一天,你可能会在医学教科书中读到卡索拉的名字。“外科医生米克尔-桑切斯将我作为一个案例,和我进行了交谈。”卡索拉说道,“他和理疗师们都说从没见过像我这么严重的病例。”他的膝盖、脚和脚踝都有伤,让医生一时间缺乏目标,他看起来经历着无止尽的挫折,并接受了10次手术。皮肤下的组织爆裂开来并裸露出来,长达10cm的肌腱感染让骨骼变得湿软,这直接威胁了他的腿部健康和职业生涯。
 
阿尔塞纳-温格直言这是他见过最严重的伤病,医生则告诉卡索拉,如果他还能在花园里散步就应该满足了。“我是一个痴迷于足球的人。”他说道。卡索拉连续636天没能参加比赛,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可能再也无法复出。有些夜晚,他独自一人远离故乡,他放弃了。“我想和家人说:‘结束了。我明天会告诉理疗师Juancar,我没法继续了’。”但他坚持下来了,完成了训练。本赛季比利亚雷亚尔的前三场比赛,卡索拉悉数首发。
 
“当我想到自己周六在踢比赛时,我不禁要掐一下自己。我很感激赛场上的每一刻。我此前能理解球员们觉得晚上待在酒店里很痛苦,但我也独自一人待在酒店和医院。我为此而奋斗。”
 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